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观望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思想变化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08-08-11 被查看:1602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就我的一段经历和思想变化与青年网友交流

杨恒均 2008-2-22

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这句话现在的愤青都不会用了耶),我从小学到大学的费用都是国家和人民支付的(?),一路受到爱国主义教育,大学毕业又直接分配到国务院系统的机关工作,有吃有喝,如果说我不知道感激,听到人家批评自己的祖国不愤怒,那是很不符合逻辑的。 

中国是盛产愤青的地方,在那样的教育和那样的宣传下长大,你不是愤青倒不合常理了。当然我当愤青最辉煌的经历不是在中国,而是到了美国后。 

在美国,我找到了为中国辩护的最好办法

 和现在的愤青一样,当时的我听到那些批评中国,说中国不好的话,总要跳起来辩护。

可是现实可不是网络(可以只知道愤怒叫骂而不讲道理),特别是在美国,当一名愤青可不那么容易。在美国呆了一段时间,我已经发现不分青红皂白地为中国辩护不但让我感到力不从心,而且美国人也失去了兴趣。不过,美国人可没有失去批评和攻击中国的兴趣。所以,作为愤青,我还得愤怒,还得战斗。 

好在,我很快找到了更好的办法,那就是不再干巴巴地为中国辩护,而是以毒攻毒,转守为攻,主动批评和攻击美国! 

一旦找到了突破口,简直是如虎添翼。说实话,为中国辩护我力不从心,但批评和攻击美国我则是得天独厚,很快我所受的教育就派上了用场。从此以后,当美国人批评中国人权的时候,我立即攻击美国的人权——呵呵,想起来,我比咱们的外交部长更早地使用美国的人权也不咋样……”这样经典的句子。 

当然比起国内的愤青,我确实有一定的优势,我在国内外的经验都丰富,体制内、体制外都混过,对美国的社会也有不浅的认识,加上我拿得起,放得下,心无成见。静心比较一下,我确实可以找出美国政治和社会中存在的很多的弊端和弱点。例如,虽然我也承认美国人的核心价值观是人类历史上最接近完美的一种价值观,但对于他们向世界各国推行这种价值观的方式方法,以及那种让全世界都以我为中心的老子天下第一的做派很不以为然。记得当时我曾经指责美国人在处理其他民族文化和宗教问题上过于简单,有时又偏激,并直言这样会引起极端主义的报复。美国人都是一笑置之。可是,我就感到很紧张。于是,找个机会把儿子从华盛顿送到澳大利亚。结果,在送走后的第二年,在我华盛顿住处窗口所及的地方,一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飞机撞在五角大楼上。 

后来我继续告诉华盛顿的美国朋友,如果你们不改变一下处理国际事务的方法,建议他们自己也赶快搬离华盛顿。我说,在全世界都在学习美国的核心价值观的时候,美国人最好能够学会与全世界人相处。否则,等到核子武器很容易制造的时候,我担心华盛顿迟早会被袭击。 

这只是一个例子,事实上,我很多对美国的批评甚至攻击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而且,让我感觉到自己批评美国有道理的正是美国人自己。我以前就说过,我并不是学人,也不知道如何搞研究。我一下子到了那样的顶级智库是有点手忙脚乱的,加上我见人批评中国就跳起来反击,结果,一开始并不顺利,也不受美国人重视。可是,恰恰在我开始把心思放在如何找到美国的弊端和弱点并揭露、批评它后,美国人对我也开始刮目相看了。 

就在要离开理事会时,竟然有好几个研究机构包括海军的研究机构邀请我加入他们的研究项目,这可是大出我的意料。可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有自知之明,我一看研究报告就头大,哪里能够参与一些重要的研究项目?可是人家美国人就偏偏要请我——才三十出头,学历没有学历,知识没有知识,也就一喜欢观察的愤青,人家美国人看重了我什么? 

原来他们看中的竟然是我那逢美必反的愤青性格,以及批判美国政治和政策的独特角度,哈,他们竟然要出钱让我攻击他们,愤青当到这个份上,夫复何求?! 

 

我为什么不再批评美国

 

美国人对我另眼相看的原因,那就是我费尽心机,找出被他们忽视的弊端和弱点,对他们提出批评和攻击。当时中美关系很紧张,虽然中美之间有学术交流也有高层和民间往来,但像我这种总是把眼睛盯住美国的各种缺点的愤青并不多,至少到美国这种高级研究智库的就没有几个。而美国人也发现,在研究中国的时候,不能像以前一样只注重高层和学术界、军界的反映,也需要听一下来自民间的声音,包括来自愤青的叫嚣。 

那一段是很牛的,我参与各项研究项目的主要工作就是找到项目的漏洞,也是美国的各项政策和策略中的弱点和缺点,然后来一通冷嘲热讽。想一想不可思议,前段时间,我自己出钱为中国辩护,现在美国人出钱请我来批评和攻击他们。 

当然我也不是一般的愤青,要批评美国,而且要批评得与众不同,可不那么容易,毕竟美国人好像从上到下都在批评自己的国家和政府。和美国人比起来,我显然有他们无法企及的经历和知识,这种经历和知识在很多场合显露出来。 

记得1998年底,在美国国防部、情报部门、大西洋理事会和华盛顿大学(乔治华盛顿大学?)联合举办的一场模拟战争游戏中,我的意见让美国军事专家大吃一惊。这是一场模拟朝鲜突然出兵南韩,中美介入朝鲜半岛的模拟战争。我当时分配的角色是南韩情报部的首长。由于对这种理论推演游戏并不熟悉,我一开始比较被动,但很快就进入角色。 

进入角色后,我马上就发现设计这场模拟战争游戏的美国人对中国很多方面的无知,以致在他们玩得正开心时,我不客气地打断他们,指出他们犯下的两个致命错误,这两个错误直接导致了他们整个游戏的错误发展方向,最终使得这种严肃的模拟战争推演搞得真如一般的游戏了。我的美国朋友听得目瞪口呆,后来还派专家专门过来向我请教……

美国人目瞪口呆的同时,我也突然清醒过来,我这个愤青在干啥呢?在骨子里我对美国是不满的,嫉妒它比中国强大,比中国富有,(更不用说西方人那种根深蒂固地看不起中国人的德行)所以我才是一个愤青。批评美国,是我到美国后找到的为中国辩护的最好的办法。可是,我不是刚刚到美国,我现在心里已经慢慢明白了,我这样批评美国并不是在为中国辩护,而是在帮助美国,为美国人民效劳呀…… 

那时我在美国也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为了学好口语,每天晚上趴在电视机前从一个时事节目换到另一个时事节目,没有时事节目了连脱口秀也不放过,看了这么久的美国电视节目,再顽固的人也不能不承认:美国媒体上几乎所有的时事节目都是批评美国的,不是批评美国政府,就是批评美国社会,或者其它什么的,歌功颂德的只有政党花钱买的竞选广告,没有人看。 

再追溯远一点,美国两百年的历史,——以致资本主义两百年的历史,不是一直在这种批评中发展和前进?美国的制度有什么了不起?从他第一次设立时候看,几乎千疮百孔,连奴隶制都无法废除,可是,这个制度最大的优点就是允许来自民众的批评和监督,这个制度本身也在批评和攻击中不断改进和完善自己。 

顾准不是在多少年就发现了资本主义的这一特点?而我却要等到多少年后飞到美国,住在那里,到白宫附近的研究所上班,每晚坐在电视机前,才逐渐体悟到这个道理……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我逐渐意识到美国国富民强、社会和谐、政局稳定的根源,不是因为他们有飞机大炮和核子武器,不是他们政府控制媒体搞强力宣传,也不是他们可以印刷美元,而是他们把批评这个武器交给了人民,交给了媒体,用批评来监督政府、当权者和各种利益集团,从而使美国的制度可以不断完善,永远不会过时,更不会无法与时俱进。 

现在来促使美国更加强大和完善的人中又加了一个来自中国的愤青——杨恒均,呵呵,青年朋友不难想象我当时的心情吧。在西方国家赚钱有很多方法,搞研究是赚得最少的,我之所以不选择更赚钱的职业而在这里批评和揭露美国,总以为是在维护中国,觉得很有意义,可哪里想到,我这个愤青一直在为美国服务? 

为美国人民服务,未尝不可,可在骨子里,我就一愤青,如果批评一个国家能够让它不断改进,能够让它越来越强大,我没有理由去批评美国,对不对?如果批评这个武器能够让一个国家强大,那我也应该批评中国而不是美国,对不对? 

 

批评中国而让她不断进步就是最好的爱国

 

听起来是不是特幼稚?哈——没办法,当时就这样想的。现在写下来,觉得逻辑简单得有些可笑,其实人生并不复杂,支撑我们一生的道理就那么简简单单的几条,再说,这也是我如假包换的心路历程,没必要掩饰,也没有必要添油加醋。 

一旦意识到批评美国并不是在为中国辩护,而是在为美国人民做贡献的时候,我也就失去了任何批评美国的兴趣,毕竟这不是我心目中的祖国。再批评下去,不停帮他们找弱点,找缺点,敦促他们改正,靠,那中国不是要和美国差得越来越远?在愤青眼里,不远万里来到美国帮助他们建设和谐社会,才是汉奸行为呢。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也曾经独自思索,我一听到人家批评中国的任何事情就暴跳如雷,真是在维护祖国吗?当时我心里是不是真认为中国什么都好,没有必要改进了?或者是因为后来我出国了,看到了一些在国内看不到的,开阔了眼界,作了对比,才发现中国其实有很多值得批评,需要改进的。这种情况可以从两个角度去解释,第一是我以前在国内被洗脑了,对西方很仇视,这次在国外看到了一些好东西,想带回国内;第二就是我在国外时被洗脑了,或者说精神被污染了,被弄得有些资产阶级自由化了。 

不管是哪一种解释,事实是,到此时,我的思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知道读我这篇文章的不仅仅是青年网友,也有一些老师、学者以及我的同辈人,他们中一定有一些人会冷笑着说,杨恒均,你丫的也太幼稚了,你亲眼见证了19871989年,又亲身经历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贪污腐败,你竟然直到1997年后思想才发生变化? 

这里我要坦白地承认,是的,比起很多靠读了启蒙的书就能够从善如流的老师们,我真是惭愧得很,我有点愚笨,而且有中国农民的顽固,要接受新事物总需要眼见为实,可谓不见棺材不掉泪。虽然在大陆时,我也对丑恶现象发几句牢骚,但在骨子里,我不但不知道如何避免这些丑恶现象,而且我自己也和这些丑恶现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很难让我靠他人的几本启蒙读物就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到了国外,到处流浪,再次回到大陆,加上读了几本书,我的思想才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变化当然很多,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对批评在政治和社会进步中作用的看法和认识。我认为西方思想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善于批判。资本主义最伟大的地方就是不限制对它自己的批判,两百年的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也就是批判的历史,越批判越改进,也越进步。在美国和西方国家,政治权威是所有批判对象中最大的目标,其他的最重要目标还包括所有的既得利益者。 

当我在自己切身观察中发现这种充斥在美国政界和社会各层的批判正是帮他们克服一个又一个危机,解决了一个又一个专制国家无法逾越的困难时,我就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中国的历史和现实。 

且不要说太远的历史,就拿1949年以后的历史来说,凡是民众和知识分子失去了批评当权者的能力的时候,就是我们民族遭受最大苦难之际。和年轻的网友说,我想就算我们抛开政治制度不提,仅仅从我们建国后的历史看,大家不会不注意到,每一个民族灾难降临之前,其实都有微弱的批判的声音,这种声音总是被打压下去之后,灾难就接踵而至了。 

有人说,现在情况和以前不同了。其实,历史都是很相似的,在某些方面可能不同了,但在大多方面还是一样的。当今的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人民生活改善很快,但是不是就没有问题了?没有值得批评和改进的地方?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中国还有太多的问题需要改进,而且有些大的弊端,如果不引起重视,中国迟早会重返历史的怪圈,重蹈历史的覆辙。什么覆辙?我说不好,但可以告诉大家一点作为参考,中华两千多年的历史,很多时候都走在世界前列,也比世界其他地方富裕和繁荣,但一次又一次被打回到原点,而且每一次都伴随着动荡、分裂和残杀。以致到今天我们国家还是地球上发展最落后、人民生活水平最低、贫富差距最大、贪污腐败最严重和人的尊严最不受重视、人权状况最堪忧的地区之一! 

中国在进步——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从外国到中国,我想没有多少人比我更加感觉到这种进步的存在——我自己包括我的兄弟姐妹都是这种进步的受益人,我为此无数次在内心欢呼。可是这种进步是不是和历史上屡次出现的那种短暂进步一样,随时会因为根子上的东西和积重难返的积弊而土崩瓦解,回到原形? 

中国政治和社会问题之多之大,都是世界上其他地方无法看到的,也是我们历史上不多见的,这样的发展能持续多久?和谐社会能够这样维持吗?利益集团真能够用一手遮天的办法取得长治久安? 

爱国有很多方法,工人在捣腾中国制造,科学家在搞科研,士兵在准备打仗,间谍们在四处窃取科学技术和政经情报,学生们在认真读书,海归们一边赚钱一边把海外学到的科学技术传播到祖国…… 

至于我,我能够想到的最好的报效祖国,热爱国家的方法,就是发挥我之所长,批评它各种不足之处,揭露邪恶的东西……

 

我害怕吗?

 

常常有人问我,在网络上写文章,最让你难过的是什么?最让你快乐的又是什么?我说,最让我难受的是我失去了一些朋友,而最让我高兴的则是我得到了更多的朋友。 

——我失去了一些老朋友,特别是那些还在体制内,在共和国各个要害部门工作的至今已经都在领导岗位上的老朋友。我失去他们是因为我的文章在他们看来太敏感、太危险。这让我感到不爽,也感到很遗憾。 

当然,这一不爽和遗憾与写文章得到的好处是不能相提并论的——那好处是让我最快乐的。自从写文章后,我认识了更多的人,除了一些早就在我生活中出现但一致被我忽视的小人物外,还有大量的网络朋友从虚拟的世界来到我现实的生活中。他们愤怒我的愤怒,希望着我的希望,也给了我最大的鼓励。 

顺便说一下2007年初的一件事,当时在广州和沙叶新老师聚会,我说,好久没有看见沙老师的著作了。我还根据沙老师的丰富经历、敏锐的观察和风趣幽默的风格断定,他如果写长篇小说,一定很棒。沙老师透露他正在写一部长篇小说,只是又叹息道,时间太少了,还有很多东西要写。 

我很不以为然,我当然知道要想创作长篇小说,必须停下手头其他的创作,完全沉入其中,不可能兼而得之(所以就连鲁迅,也无法写出真正的长篇小说,因为他要不停地写一篇又一篇的杂文)。我当时就对沙老师说,你少写点其他的,特别是博客文章,集中精力写小说。我这样说,是很希望像沙老师这样的人能够写几部反映当今现实的传世之作。 

我话音刚落,沙老师叹道,那些小文章我确实没有时间写,可是……看看博客上网友的支持,总感到不能不写…… 

沙老师的话大概是这个意思,我当时还无法完全理解,因为我不但自己没有亲自开博客,而且也很少到其他人的博客去看。一个星期后,我上到沙叶新老师的博客,看到的是每一篇文章都有那么多读者在支持,每一篇都有那么多网友热情的留言——我理解了沙叶新老师的话。 

当然我真正理解沙老师的心情却是要等到后来我在和讯和网易博客逐渐凝聚了一批读者之后。看到那么多的读者给我留言,表示理解和支持,我竟然有了几个月前沙叶新老师讲过的一模一样的处境和心情:我的长篇小说《情报局长》已经拖延很久了,但我不会停止博文写作,因为我的那么多读者…… 

2007年要结束时,我想用一句最恰当的话总结我的博客,按说博客是一个人在网络上的精神家园,但我想到的那句总结的话却是:我的博客是为你而写。 

这个就是我的网络朋友们,我的信箱和电话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十几条网友发来的信件和短信,更不用说博客上成千上万的留言了。虽然我没有时间一一回复他们的信件、短信和留言,但每次阅读时,无论是批评还是表扬的,我都很开心,也很感动。 

只是在阅读有一种信件和信息时,我心中黯然伤神。那就是读者也许不止一次在我博客上看到过的诸如:杨老师,你还好吧?”“杨老师,你的博客没有更新,担心你出事。”“请注意安全哦?”“你没有事吧?” ……,而那些从信箱和电话上发来的担忧就更直白了。好多读者看了我的文章或者发现我几天没有露面,就来信询问我是否安全,是否已经出事了,希望我保护好自己。 

为了安慰这些读者,我总是轻描淡写地回复两句,其实心情却很沉重的。有好几个读者还好奇地问:你怎么还没有出事? 

也许就因为我还没有出事,又有一些网友就来信问了:你整天写这些文章,你难道不害怕吗? 

我害怕吗?如果说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批评当权者和利益集团,不要说是在中国,就是在西方发达国家,也是要冒一定风险的,何况是在中国这种视批评如洪水猛兽,在共和国历史上一度把批评者当成反革命抓去坐牢,喉咙割断装上钢管,甚至枪毙,或者让他们无声无息地消失的地方,我能不害怕吗? 

然而,我能克服这种害怕,那是因为在我内心,我一直坚信自己这样畅所欲言不但不是在干坏事,而且我是在为中国,为社会,为人民做我力所能及的好事。如果我一眼看出来的弊端,而且是很容易能够消除的弊端,我都闭口不说,我还是愤青吗?我对得起生我养我的祖国吗? 

一个社会出现愤青不可怕,可怕的是出现一批批麻木不仁,不但不敢愤怒,而且连同情、爱和恨都不再能够自由表达的社会。 

我仍然是一名愤青,只是我已经知道该对什么样的事情表达愤怒;我仍然把爱国不但常常挂在口头,而且也时时放在心里,只是我认为自己更清楚什么叫爱国,以及如何去爱国;我当然也知道害怕,只是,还有更让我害怕的—— 

我当然知道害怕,而且,我也感到最近一些地方的腐败分子和某种黑恶势力正渐渐逼近我。在这种黑恶势力嚣张的地方,一个普通小民如我是会分分钟陷入困境甚至绝镜的。更何况,我杨恒均一向放荡不羁,我行我素,被我触怒的黑恶势力真要下手,可以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也就只能束手就擒了。所以说,如果说自己不害怕是假的。 

可是,在心底里,我相信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一定有更多理解我的,支持我的。中国需要一次新的思想解放,而这思想解放中最需要解放的就是当权者对于民众的批评和舆论监督的成见和束缚。而且,我坚信,以胡温为首的新一届党和国家领导人,一定会以更加宽容与和谐的态度来对待批评和监督,把政权和利益集团置放于人民的批评和监督之下。也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能真正达到和谐,中国才能走出几千年都无法走出的死胡同和可怕的怪圈。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没有什么好怕的,我也不必为自己的安危而担心,但,我却有了另外一种害怕——那就是那么多体制内的朋友因为我写文章而离开我,让我感到害怕! 

还有,我对那么多网友为我的安全感到害怕而害怕!这些网友中有些竟然是年岁非常小的,这让我愈益感到害怕,为我们的社会和青年而感到害怕!

我很想知道:是谁,又是用什么方法,把那些害怕注入你们的血液?烙进了你们的大脑? 

我只希望,以我的不怕,能够帮我众多的亲爱的网友消除他们心中的害怕。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其它"类日记
国人该有的八大禁忌深秋寒梅
一生都学不完的计谋!深秋寒梅
缘分说深秋寒梅
我的菜谱(1) 芙蓉蛋fineday
世界是个班,“班干部”和“学员”名单简介----开心一笑深秋寒梅
【爱情的模样】傻春
头破血流的争执引来的点赞深秋寒梅
人生经典的几段话深秋寒梅
写给自己的情书深秋寒梅
减肥学欧阳娜娜7天瘦10斤lisa165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