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apvall的日记网址:apvall.blog.jiaoyou8.com 
Why worry
apvall 的日记 联系我 |  给我发暗件 |  设我为好友 | 心动 
等级:46等级:46等级:46等级:46等级:46等级:46等级:46
个人信息
我的相册 (0张)
我的日记 (156则)
我的图片 (8张)
日记文件夹
默认文件夹(150)
new(6)
每月档案
2010/8(3篇)
2010/3(1篇)
2010/1(1篇)
2009/8(2篇)
2009/2(2篇)
查看全部...
最新日记
共和国的天空必将晴朗
俗家掌门胡超凡号召脱
洗-脑-终-极--划清界
希特勒确是民选的
中国虽危必安
风情、奋倾、钢铁
有感于中国的户籍改革
40年前轰动全国的“反
我们的核武器也可以打
毛主席韶山故居朝圣记
我收藏的日记作者
我收藏的日记
十句爱心英语
求佛
马背上姑娘:::::::::
缘分,可遇不可求
思想变化
forestl: 如果,它能
网友评论(46)
红尘孤独 评论于2012-08-06 22:06:43
我信命
apvall 评论于2010-04-01 11:43:39
能退后一步,就有了更多选择。
asiana_nyc 评论于2010-03-21 06:04:24
你才40,怎么就知天命了.....你还有十...
daviscamp 评论于2009-10-26 00:08:26
安逸安逸。
恬恬83 评论于2009-04-03 03:03:09
這裡好像很多限制吔 不太會用呢
michelle2 评论于2009-02-23 13:01:04
hey.hello
dpy_cld 评论于2009-02-10 06:21:04
《南京知青之歌》我第一次听。敬佩作者...
小河里的细沙 评论于2009-01-30 08:51:06
这里的功能不是很会用,呵呵,不知道是...
疏梅淡月 评论于2008-12-09 15:00:41
贴这么多文章,你真勤劳! 谢谢加我为好友!
apvall 评论于2008-11-29 07:19:13
谢谢。 多为国内博客的转载,国内很多...
  第151-156,共156篇日记[首页][上页][下页][末页]
标题:一篇小学生作文:绝对党性强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08-06-26 被查看:844次 评论(1)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今天,老师带领我们到烈士纪念馆参观,使我很受感动。那些革命烈士,为了革命,不怕严刑拷打,不怕枪林弹雨,为了穷人的解放,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我要向他们学习,做革命的接班人,长大为人民服务。
    
       我热爱那些为了穷人打天下的烈士,我痛恨那些资本家反动派。听爷爷说,刚解放那会,日子虽然苦,但那时当官的一心为老百姓,不像现在,到处是贪污犯。 我对爷爷说,我长大了就专门抓贪官,给他们灌辣椒水,上老虎凳,叫他们把贪污的钱交出来,分给穷人。我们家也是穷人,爸爸妈妈都下岗了。爸爸每天去蹬三轮 车,还经常被城管队赶来赶去,有一次被城管队没收了车,爸爸整整哭了一夜。我劝爸爸说,等我长大了,就号召我们班同学专门打城管队,吊在树上打,拿皮带 抽,看他们还敢猖狂不?妈妈对我最好了,她身体不好,没钱治病,却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我让她吃,她总是说不饿。  

 我小时候最喜欢在姥姥家玩,那里有一个小院子,虽然很破旧,但邻里关系很好,那些爷爷奶奶都喜欢我,说我又调皮又聪明,长大能当一个将军。院子里有一 棵枣树,每到秋天,我就上去够枣吃。可是,前年,那里拆迁,房子全推倒了,姥爷姥姥还有其他的爷爷奶奶,很多买不起郊区的大房子,只好租一间小房子住。那 里盖起了高楼,成了繁华的商场,挣了很多钱。我不明白,为什么姥姥要住小房子,他们却能挣大钱。我不喜欢那个高楼,我心里对姥姥说,我长大了,要学本 •拉登,开个飞机把他撞翻,重新给您盖个四合院,载上枣树、石榴树。  
    
      老师经常教育我们要好好学习,我一定听老师的话,把学习搞好,长大当一个发明家。我要发明一种武器,能认出好人坏人,发射的子弹能一直追着坏人打,把他的屁股打个洞。  
    
      我喜欢枪,我最喜欢的枪是AK47,我长大了,就用这种枪去打敌人,我一定不怕牺牲,我一定能胜利的,那些烈士就是我的榜样。

 
标题:地震预测是世界难题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08-06-03 被查看:1783次 评论(4)   文件夹:默认文件夹

汶川大地震后,面对空前惨烈的灾情,许多国人责问:“这么大的地震,地震部门难道一点前兆都没发现?事前是否可能进行预测?有没有人做过预测?”

在5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有两位记者先后向出席新闻发布会的中国地震局新闻发言人和地震专家问及这方面的问题。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记者先提问,“这么大级别的地震,是否事先可以得到预警?”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张晓东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大谈“地震预测是世界难题”。接下来成都商报的记者问的更直率,“这次地震是否在预测网上有什么迹象?或者是我们老百姓说的地下水异常、动物异常,或者一些专业的地动指标,如果这些指标没有达到发布预警的标准的话,我想问一下标准是多少?”“这次有没有一些前兆被我们监测出来?监测出哪些前兆?”面对成都商报记者的两次提问,中国地震局新闻发言人张宏卫始终不正面给予回答,而是大谈特谈地震预报如何困难。当联合早报记者披露“我们接到四川地震局职工7人的投诉,他们的亲人说在几天前就察觉到地震的迹象,但局里说为了保证奥运前的安定局面,禁止透露这个信息”时,张宏卫在没有对此事进行任何调查的情况下就一口咬定“这种推测是没有道理的”。显然,无论是中国地震局新闻发言人张宏卫还是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张晓东,都是在以含糊其辞、模棱两可的方式否认事前曾有人观察到了地震将要发生的迹象,也有专家做出了预警。

5月20日,针对“网上有人说中国地震局有压制地震预报意见的做法”这一说法,中国地震局监测预报司副司长车时在接受中国地震信息网专访时明确表示,汶川地震前,中国地震局没有作出短临预报,同时也没有收到任何单位、个人或团体提交的有关这次地震的短临预报意见。

2008年以来,共收到26份短临预报意见,尚没有正确预报的短临预报意见。 但事实却恰恰相反。除开新加坡联合早报接到的“四川地震局职工7人的投诉”之外,5月12日大地震之后,中国科学院工程地质力学重点实验室客座研究员李世辉当天夜晚就在其博客上撰文披露,地震专家耿庆国对这次汶川大地震曾做出了明确预报。耿庆国曾于2006年根据旱震关系,预报近年阿坝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2008年4月26日和27日在中国地球物理学会下属的“天灾预测委员会”经集体讨论,作出“在一年内(2008.5-2009.4)仍应注意兰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发生6-7级地震”的预报(文字报告已报中国地震局等,4月30日密件发出),而且,耿庆国根据强磁暴组合,明确提出“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的危险点在5月8日(前后10天以内)”。以上地震预报三要素:震级、地点、时间均已明确。

5月14日,中央电视台CCTV9频道英语节目“汶川5.12大地震”的嘉宾访谈节目主持人杨瑞说,我们现在联线一位权威人物就此发表意见,他是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顾问陈一文先生。于是陈一文通过电话用英语回答:中国地震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2006年三年来,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就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曾经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三次中期预测,特别是2008年5月3日,陈一文亲手又向中国地震局发了一份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的预报。据陈一文所知,还有其他人也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预测。但是,这些严肃科学的预报一再泥牛入海无回音。

同一天,《震惊:四川地震被准确预报,政府决策不予发布预警》一文披露,“根据刚刚收到国家地震局相关部门专家冒死私下透露出来的消息,此次四川地震国家地震局有关专家小组在地震发生前,根据相关工作程式要求,作出了相当准确的预测,并上报国务院要求发布地震预警预报。综合目前网路透露出来的资讯分析,可以认为,中国政府决策部门对这次四川地震按照6级的地震危害做了全面的评估。该评估认为,此次地震不预报比预报对政府有利,政府能够承受不预报6级地震而造成的人员财产灾害损失的后果。”

32年前,唐山大地震在顷刻间夺去了24万人的生命!事发后,中共当局声称这是一场无法预报和预防的突发性地震。直到2006年唐山作家张庆洲的《唐山警世录——七•二八大地震漏报始末》一书出版后,我们才知道,原来,唐山大地震发生前,其实已经有许多地震工作人员多次准确的预测出了这场地震,发出了大量“大震就要来临”的高危警报,只是当时的有关部门出于政治原因,事前没有做出预报,才酿成了大难。而在这场大震中,距唐山市中心仅65公里的青龙县却成了唯一的例外——由于当地领导在得知专业人员发出的地震预警后,顶着被摘乌纱帽的风险向全县预告了灾情,让全县人民在大震前及时进行了疏散,结果在唐山大地震中无一人伤亡,被人称为“青龙奇迹”。

可见,如果当年的中共当局能够象青龙县那样在获悉地震前兆后及时发出预报,组织唐山市民疏散,当地震来临时绝不会造成24万人丧命。与其说这么多人都是死于天灾,不如说其中的许多人其实是死于中共当局的人祸!

不幸的是,这刚刚发生的汶川大地震可以说完全就是当年唐山大地震的重演。

尽管国家地震局如同当年一样,一口咬定这次地震事前没有发现任何迹象,更没有人做出过预测,汶川大地震同样也是一次无法预报和预防的突发性地震,但事到如今,大量确凿的证据已经证明,在这次地震来临前,已有多位专家做出了非常准确的预报,并送交了国家地震局等有关部门。中共当局事前完全清楚在四川将发生地震的情况,只是出于害怕做出预报会影响他们眼中的所谓“社会稳定”而未进行预报,只在核军事基地等有限的范围内采取了预防措施。

这就是说,中共当局如果能够象当年的青龙县官员那样,在震前把人民的生命财产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政权稳定放在第一位,将专家提供的地震预测资料公之于众,及时组织疏散,采取预防措施,本来完全是可以避免那么多人死亡的!

因此,仅仅进行救援和哀悼死者是不够的。

 
标题:四川地震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08-05-19 被查看:1662次 评论(3)   文件夹:new


    
    中国家地震局专家对地震时间,地点预测完全吻合,唯一差异的是地震等级预测。该小组提交的地震预测是会发生6级地震。根据记者提问,针对当前网络在事后透露出来的各种有关此次地震预警的消息,该消息人士说,他们作为地震专家不可能看不到国内外特别是美国地震局相关预测消息。
    
   

    
  

 
标题:地震发生前1小时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08-05-19 被查看:718次 评论(0)   文件夹:new

5月19日《南方工报》一篇新闻报道显示,汶川某学校在地震前1小时,接到紧急通知,于是老师带着学生紧急撤离。

 
标题:70前boy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08-05-15 被查看:1211次 评论(1)   文件夹:new
大劫难,父母安然。可有很多生命没了。
 
生命是最可贵的,国外"吸血"的资本主义国家可以为一个生命动用上千的人力物力,可以修改法律。
 
在唐山大地震发生几十年后的今天,这种惨剧还会发生,你会怎么想?
震中在成都200公里的小镇,如果在大城市呢?失去的生命会是多少呢?可能不比唐山大地震少。
 
唐山大地震时,地震工作者实际多次预报了大地震的基本时间和地点。一个震中的小县,由于县长的重视,无一死亡。(如果你看过凤凰卫视的节目,你会知道经过。)
 
现在的地震预报科技和经验不应该不比几十年前差,大震来临,迹象多多。可以说预测出在某一周,百公里范围有大地震没有问题。
唯一解释是对生命的重视程度, 都比不上其他的东西,比如,责任,乌纱帽,金钱等。
 
对于一个在和平时期致使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的外来统治者来说也不奇怪,它那管中华民族人民的几万生命。天灾其实是人祸,不知道的人祸又有多少每天在发生着。
 
连环杀手是恶魔,希特勒是恶魔,可是比起从精神上和肉体上屠杀着两千年来顽强毅立的中华民族的恶魔可以说是小乌见大乌。更可怕的是它害了你,毁了你的文化,吸着你的髓,还要让你一起说它救了你,没有它你们就不行了。
 
可以说如果有十八层地狱,它就是十九层地狱上来的恶鬼。它还要钻进你的骨髓,让你也默然甚至为虎作伥。不知上帝会让它如何忏悔,如何赎罪?
 
标题:Tiny bodies in a Morgue, and Grief in China 字体 [ ]   颜色[绿 ]
分类:心情杂想 创建于:2008-05-15 被查看:877次 评论(0)   文件夹:new

星期三纽约时报记者吉姆(Jim Yardley)从中国震灾地发回了催人泪下的文章"孩子们陈尸,中国心碎"(Tiny bodies in a Morgue, and Grief in China)。
   
    文章写道,在中国四川的一个火葬场,尸体到处都是,有些被塑料袋裹住叠放在地上,有些则被盖上他们生前喜欢的毯子,或者被套上他们生前喜欢的衣服。尸体太多了,以至于火葬场要把他们一起进行火葬。而所有这些尸体,都是孩子!
   
    "我们的悲伤无法比拟",39岁哭红了双眼的李平(音译)与妻子,轻轻的、小心翼翼地给他们8岁的女儿李柯尸体套上粉红色的睡衣,"我们晚婚晚育,她还只是个孩子"。这场大地震已经夺去了15000多条人命,更多的还处于失踪之中。可是这个火葬场令人最刻骨铭心的却是,死去的竟然大多数都是孩子,那个"一对夫妇只准生一个"政策下的独生子女。
   
    聚源临近的都江堰市有几所学校建筑,在学生上课时遇震倒塌。星期二,中国总理温家宝探访遭灾学校中的两所,包括新建小学,这里的官员曾对温家宝说死亡小学生总数是20人。"我是温家宝爷爷",温总理对两个正在被从废墟中抢救的小学生说,"坚持住,孩子们,你们一定会被救出。"纽约时报引述新华社的报道说。
   
    不过这好像激怒了星期三火葬场送别孩子们的父母,在采访中,他们指责当地领导向温家宝总理撒谎,隐瞒了死亡小学生的数目,按照这些家长的估计,新建小学超过400个小学生死亡。有几个家长责备政府的救援反应缓慢,并怀疑学校建筑的结构不够安全。他们同样严重质疑政府在震后两天内不允许他们到学校废墟中寻找自己的孩子,直到学生家长联合投诉之后,才让他们接近了自己孩子的尸体。
   
    "总理来之前,整个学校都充满了孩子们的尸体",一位与丈夫站在自己八岁孩子尸体旁边的母亲说,"她爸爸跟我从地震之后就在学校旁边,请求政府"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她的丈夫,一个对着蜡烛黄色灯光的单薄男人对着记者说:"我们告诉你这个事实,请把真相曝光"。
   
    这场火葬被安排在离都江堰一个小时车程的乡下,停车场在早上1点半就已经停满了车,孩子们的父母和其他亲属围坐在孩子们的尸体旁,有些人点燃了冥币以送孩子上路。其中一个屋子填满了25个幼小的尸体,"更多的在这里",一个男人把记者领到了后门另外一个地方,一大群孩子们的尸体,以及排成两行的送行家人,"都是学生,看",他指着一个尸体上穿着的学校校服和旁边的书包说。
   
    火葬场的学生家长们为记者介绍了震后的情况:家长们在震后第一时间赶到新建小学,这个建筑物倒塌最严重的学校,试图从废墟中找到自己的亲生孩子,当地领导和学校管理者检查了一下就离开了,2个小时之后,消防警察来参与救灾,而孩子的家长们就被劝阻离开现场。挖掘出来孩子们的尸体就裸露在学校操场上,星期三在温家宝探访该学校之前,孩子们的尸体被两辆大卡车给拉到了这个火葬场。
   
    有几个家长要求调查都江堰学校建筑的问题,他们称这座城市有六所学校建筑倒塌,而政府的建筑却巍然耸立。而那个八岁女孩的家长李平拿出手机,很自豪的让记者看了看他手机中保存的一个星期前拍摄女儿的照片,说:"我的女儿很乖,她喜欢画画,我们现在给她穿上她最喜欢的衣服上路"。他说当他星期三在火葬场找到女儿的尸体时,她幼小的身体还是温的,他不敢想象女儿在临时之前,在废墟中挣扎了多久。  
    "我的女儿",他静静地对着女儿说:"平常都是你自己穿衣服,这次我得给你穿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